只为鸟儿自在栖,崇明东滩越冬候鸟到来

冬日清晨的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金黄色的芦苇随风摇曳,成群结队的越冬候鸟或在水上悠闲觅食,或展翅齐飞于空中。阵阵鸟鸣协奏出一曲自然“圆舞曲”,令人心旷神怡,恨不得停驻在这里,感叹一声,生活不止有诗和远方,还有眼前这片浩渺无际的芦苇滩涂与飞鸟。

新华社上海4月23日电 题:鸟类迁徙路上的“加油站”——上海崇明东滩重建之路

根治东南沿海最强大入侵物种互花米草,全面恢复迁徙水鸟栖息地功能 崇明东滩 只为鸟儿自在栖

  又到了东滩夏天草长莺飞的时候。沿着工作栈道走向芦苇荡深处,悠然浮游水面的肥大鱼儿猝尔逃走,时而有鸟儿停下啄食,遥遥对视,或是翩然飞起,优美地消失在远方。
  东滩自然保护区,位于上海崇明岛最东端,长江口与东海交汇处,总面积241.55平方公里,1998年11月成立,2002年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这里是我国规模最大、最为典型的河口型潮汐滩涂湿地之一,也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的重要组成部分。
  湿地内已记录到鸟类290种   过了候鸟群徙的季节,只有零星飞鸟不时掠过,其余的,全都藏身草丛深处,啁啾咿呀地用各种美妙的鸣啭在自己的族群里快活地对着话。人,像是这个世界的偶然闯入者,因为惊扰了它们的日常生活,而在心底涌起歉意。
  “这是黑脸琵鹭,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全球只剩1500余只。”
  “这是须浮鸥,这个月它们开始用芦苇做巢,准备孵育小鸟了。”
  虽然只是惊鸿一瞥,陪同采访的小李却能准确报出鸟儿种类。在东滩保护区管理处,哪怕并非专业研究者,很多工作人员说起鸟类,也都津津乐道,情感溢于言表。
  近年来,人们在这片湿地内已记录到各种鸟类290种,以鸻鹬类、雁鸭类、鹭类、鸥类、鹤类为主,其中7种珍稀鸟类的数量,已达到或超过了全球种群数量的1%。迁徙季节,成千上万的候鸟驻足这里。由于在新生河口沙洲湿地保育、亚太区域迁徙鸟类保护和履行国际湿地公约方面的重要意义,东滩,已经成为吸引全球研究鸟类及湿地生态系统专家学者目光的一方热土。
  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湿地生态系统   5年前,东滩的景象可不是今天这样。
  东滩保护区管理处主任汤臣栋是在1999年来到东滩的。那时,保护区刚成立不久,广阔的滩涂上没有管护设备,倒多的是偷猎狩猎者,甚至还有世代以此为生的捕鸟高手,张设的定置网具、地笼随处可见,毒杀鸟儿的事时时发生。
  湿地与森林、海洋并称全球三大生态系统,被誉为“地球之肾”“物种基因库”,具有保护生物多样性、调蓄洪水、调节气候的重要作用,一旦破坏很难恢复。近年来,上海市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崇明东滩湿地。如今的东滩保护区,核心区和重要道口都已建起视频监控系统。
  寸土寸金的上海,还将崇明岛建设定位为“世界级现代化生态岛”,连续多年关停有污染的工业项目,不符合生态标准的项目、产业一律拒之门外,制定27项低碳硬指标,大力发展绿色有机农业。如今,崇明岛的森林覆盖率已达20.5%,占了上海林地总面积1/4的40多万亩林地,让全岛都成了鸟儿们的乐园。
  十年根治互花米草,修复湿地生态   比滥捕和偷猎更可怕的,是遍地蔓生的互花米草。
  这种原产于北美东海岸及墨西哥湾的植物,经过人为引入和自然扩散,如今已是我国东部沿海最强大的入侵植物之一。由于根系发达株丛密实,互花米草所到之处,其他植物“寸草难生”,还会引起水质恶化、生态系统退化,迁徙越冬的鸟儿没了食物和休息地。东滩的互花米草,2002年还不足500公顷,2014年已经达到2200多公顷。
  互花米草怎么治,什么才是最适合各种鸟类的栖息环境,国内还没有多少现成经验可循。从2006年开始,东滩人就联合上海市有关部门和高校,开展互花米草治理技术研究。经过多年争取,东滩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中试示范项目于2012年列入中央湿地保护补助项目,投资金额10.3个亿、治理范围约24平方公里。据悉,这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规模最大的以控制外来物种,修复、恢复迁徙水鸟栖息地功能为主要目标的生态修复工程。
  “围、割、淹、晒、种、调”,是汤臣栋、钮栋梁等东滩科研人员总结出的剿灭互花米草“六字诀”。
  可别小看这六个字。每一步,都意味着反复试验、比对和不分昼夜的观测。经过4年治理,如今这一项目已完成了合同工程量的70%,到今年底,余下的少量“牛皮癣”也将被彻底剿灭。这一项目,为中国海滨湿地类型自然保护区控制外来物种入侵提供了示范。
  修复后的湿地生态面貌初步呈现,大规模的迁徙鸟群可以集中栖息。更有趣的是,保护区内还能看见大片稻田,不过只播种不施肥,到秋天,结出的稻米也无人收割——那也是为大批迁徙过境的鸻鹬类和越冬的雁鸭类准备的过冬食粮,在它们从西伯利亚到澳大利亚的长途飞行线上,东滩可是最重要的补给站呢。(记者  姜泓冰)

然而,你可知道,这样的和谐倾注着东滩守护者们的努力与心血。

4月份,上海崇明东滩湿地植物返青,芦苇又拔高了一节。大批大滨鹬从澳大利亚飞过来,在这里停留休整几天后,动身继续飞向西伯利亚。崇明东滩湿地,这一亚太地区候鸟迁徙的重要驿站,又焕发了生机。

互花米草疯长侵吞家园

崇明湿地——亚太地区候鸟迁徙的“加油站”

崇明东滩是1144号国际重要湿地,也是长江口规模最大、发育最完善的河口型潮汐滩涂湿地。地处一江两海的东滩湿地,生物多样性极为复杂与独特,芦苇、海三棱藨草和藨草等本土植物,为鱼类和底栖生物营造了良好的生活环境。在东滩湿地,拥有丰富的食物资源,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和水禽的重要越冬地。

迁飞是许多鸟类的本能,许多鸟类形成了独有的迁飞路线。然而迁徙路途遥远,需要中途补给,进行休息和觅食,以恢复长途飞行过程中损失的体重。“以大滨鹬为例,春天离开澳大利亚的时候,体重大概有250克左右。经过5天5夜,不间断的长达5000公里的飞行,到达崇明东滩时,体重已经减至一半,迫切需要停下来补充能量。”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马志军介绍。诸多湿地便承担了这一功能。

但是,随着“外来客”互花米草的不断入侵与扩散,东滩的自然宁静被打破。互花米草原生长于北美洲,是一种生长在潮间带的多年生草本植物,根系发达,具有较强的抗风消浪、保滩护岸、促淤造陆的作用,曾作为促淤固滩保堤的“良方”被引入我国。在2003年国家环保总局公布的首批入侵我国的16种外来入侵物种名单中,互花米草是唯一的海岸盐沼植物。

崇明东滩位于长江入海口,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的重要驿站。此地咸淡水交汇处泥沙不断堆积,丰富的底栖动物和水生植物为鸟类提供了丰富的食物。鸟儿的迁飞路线北至俄罗斯远东地区和阿拉斯加,向南经东亚、东南亚,南至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年近30万只的鸻鹬类会在崇明东滩过境停留,近6万只雁鸭在此越冬。

20世纪90年代中期,上海也在崇明东滩引种,由于自然扩散和人工移栽,其分布面积迅速扩大,截至2014年已达2200多公顷。互花米草有着超强的繁殖力,东滩的本土植物就此陷入“生存危机”,互花米草所到之处,发达的根系让底栖生物毫无栖身之处,芦苇、海三棱藨草等本土植物,不得不将生活的地盘拱手相让,严重影响到鸟类的食物来源和栖息地面积,造成生物多样性大幅下降和生态系统退化,威胁到了国家一、二级保护鸟类的栖息。

外来物种入侵 “加油站”变“绿色沙漠”

“人草大战”保住鸟儿栖息地

然而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这一鸟类迁徙路上的“加油站”遭遇了危机。外来物种互花米草在东滩快速生长,其扩散速度是芦苇等土着物种的3至5倍。截至2011年,互花米草的分布面积已达到约21平方公里,并仍以每年约4平方公里的速度向保护区核心区扩张。

为了尽快控制住互花米草的扩张,改善入侵地的生态系统质量,稳定鸟类的栖息地和食物来源,2006年起,东滩保护区开始了一场持续长达10年之久的“人草大战”。

上海市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处科技信息科副科长冯雪松介绍,保护区虽然总面积约240平方公里,但植被面积并不大,很多区域终年被水淹没,“互花米草侵占了保护区近一半的植物面积。”

2006年开始,东滩保护区联合市有关部门和高校,开展互花米草治理技术研究,论证《崇明东滩鸟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鸟类栖息地优化项目》。从2010年开始,在财政部、国家林业局和上海市财政局、市林业局的大力支持下,保护区着力实施互花米草生态治理示范项目一、二、三、四期工程,在保护区内的捕鱼港区域,形成了13280亩环境相对封闭、水位可调控管理的水鸟栖息地优化区,成功控制了项目区域内的互花米草生长和扩张。

随着互花米草强势入侵,原有的土着物种纷纷死亡,植物结构随之改变,鸟类的食源也在减少。“互花米草长得稠密,鸟类取食困难。它的根系也发达,原本适应芦苇和光滩的底栖动物数量大幅下降。如果我们让互花米草一直蔓延,整个崇明东滩可能会成为一片‘绿色的沙漠’。虽然远远望去满眼绿色,但生态系统已经破坏严重,物种多样性大大降低。”复旦大学生物多样性与生态工程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主任李博说。

生态修复为让鸟儿回归

“互花米草扩散后,本土植物海三棱藨草基本消失。但海三棱藨草为雁鸭类提供了食物,也是鸻鹬类的栖息地。几年之间,可观测到的鸟类数量也大幅下降。”马志军说。

2012年底,崇明东滩互花米草生态控制和鸟类栖息地优化项目得到立项批复,并于2013年9月开工实施,实施面积达25平方公里。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崇明东滩鸟类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党支部书记、主任汤臣栋表示,从2013年至今的三年多来,东滩的守护者们修大堤、筑涵闸、控米草、营漫滩、建岛屿、种海水稻、恢复海三棱藨草……

“化整为零”做控制 湿地修复贡献“上海方案”

经过治理,如今每到夏季,捕鱼港优化区已成为部分夏候鸟优良的繁殖筑巢场所。每到春、秋季,鸻鹬类迁徙过境时,这里成为大量鸻鹬类水鸟的停歇地。到了冬季,则有大量越冬雁鸭类在此夜宿休憩。

如何治理互花米草是个难题。专家们先后尝试了化学试剂、火烧、反复割除等方式,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

几年来,东滩保护区员工们殚精竭虑、辛勤劳作,放弃与家人的团聚,无论寒冬酷暑坚守在生态修复工程现场。这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鸟儿们的到来,小天鹅、黑脸琵鹭、无数的鸻鹬、无数的雁鸭……而越来越多鸟儿的回归,是为了更好地促进生态系统的健康发展,是为了城市更美好的生活和未来。同时,这也是为了履行保护区的国际义务,向世界表示正迈向全球卓越城市的上海的另外一面。

“先把治理区域围起来,4月份,互花米草开花的时候,把茎长割到只剩5到10公分,再将这一区域蓄水,淹没互花米草至半年,效果最好。”李博说。2013年9月份,崇明湿地修复项目正式开始。先建围堤,将治理区域与旁边隔离开;研发专门的带水刈割设备;围堤上建有涵闸,与周边新建的随塘河水系联通,用于控制水位。

图片 1

“通过‘围、割、淹、晒’几个步骤,互花米草的灭除率超过了95%。”李博介绍。

小天鹅现身东滩生态修复项目区域 袁赛军 摄

消除了互花米草,下一步就要考虑恢复原有的植被。“起初我们对于本地物种的恢复很没有信心。以海三棱藨草为例,它对环境要求严格,对盐度敏感,还要有潮汐。封闭的区域其实是一个半人工环境,想要模仿大自然这个‘工程师’,难度很大。”李博说。

图片 2

涵闸的设计理念同样被用于区域内部,这一约24平方公里的区域被分成了20个相对独立且可调控的生境单元、56个生境岛屿。“整个区域的水位都可控。”冯雪松说。不同生境单元原本地势高低不同,通过人工调水,可以模仿潮汐,满足了不同生物的需求,植被也逐渐恢复。

东滩湿地鸟的乐园 黎军 摄

“鸻鹬类喜欢在泥潭里走来走去找食物,他们需要生活在水浅一些的地方。雁鸭类喜欢在水里游,适合水稍微深一点的地方。”冯雪松说。

图片 3

如今小天鹅、黑脸琵鹭、东方白鹳、白头鹤等23种国家珍稀保护鸟类回归东滩越冬栖息。修复区内主要土着植物的生长面积达到1.4万亩,鱼类种类恢复至21种,大型底栖动物恢复至25种,生态修复区内外鸟类种群数量均明显增加。

黑脸琵鹭 袁赛军 摄

为了控制互花米草入侵与扩张,崇明东滩湿地采取的“生态学与工程学相结合的途径”,在国内外并无先例,也没有经验可以借鉴。

如今,互花米草生态控制与治理综合技术、鸟类栖息地营建和种群维持关键技术、土着植物种群复壮技术,诸多经验为世界范围的外来物种入侵治理贡献了“上海方案”。

本文由澳门新葡亰官网发布于澳门新葡亰总站,转载请注明出处:只为鸟儿自在栖,崇明东滩越冬候鸟到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